“古墓派”高校拾贝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6-12 09:29:53
浏览

 
 
“古墓派”高校拾贝  
 

编者按

不久前,清华大学在校内施工现场发现一片古墓的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古墓派”高校也由此又多了一位成员。

作为拥有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在中华大地上,古迹文物数不胜数,在校园内发现历代文明遗迹的事并不罕见。此次清华发掘出的古墓尚属贫民墓葬,并没有太多文物,但环顾国内其他高校,源自于校园内的“宝贝”却也不少。本报特地选取几件校园“宝贝”,为您讲述属于它们的故事。

■本报记者 陈彬 见习记者 许悦

“古墓派”高校拾贝


 

四面佛唐石塔幢

发现高校:西北大学

在清华发现古墓的报道见诸媒体后,曾有西安高校的网友打趣道:“对于这件事,西安高校只是看着不说话。”此言虽属戏谑,但也足见西安高校校内古迹文物之丰富。其中的一个代表便是发现自西北大学的“四面佛唐石塔幢”。

时间回到1988年。这一年的秋天,西北大学为了解决教职工所居住的“西大新村”的取暖问题,要将教学区的暖气用管道输送至新村。一天下午,该校文博学院的一位老师在施工工地路过时,正好看到几位民工费力地将一块石头从沟槽里拉出,这位老师凑过去看时,感觉这块周身是泥的石头有些不寻常,依稀能分辨出佛造像的模样。于是,他请民工将石头拉到附近的水龙头处冲洗,一件十分精美的四面佛石塔幢就这样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塔幢即经幢,原是中国古代仪仗中的旌幡,是在竿上加丝织物做成,又称幢幡。佛教传入我国后,人们开始将佛经或佛书写在丝织的幢幡上,后来为了永久保存,改为刻在石柱上,因刻的主要是《陀罗尼经》,故称为经幢。据文献记载,在唐代,西北大学所在地为著名寺院——实际寺。此地也出土过一些该寺文物,这尊石塔幢也属其中。只不过,它是实际寺出土文物中最精彩的一件。

根据测量,塔幢主体为长方体,四面各有一个佛龛,下有仰莲座,上下两面部分都有榫卯结构。之所以称其为“四面佛石塔幢”,是因为该塔幢的四面都供奉着密宗诸佛。东面为金刚界曼荼罗内阿閦佛,其代表了大圆镜智,亦名金刚智;南面为宝生佛,它是密教中金刚界玉智如来中的南方如来,代表大日如来五智中的平等性智;西面佛像作善趺跏于天衣座上,两脚自然下垂,各踏一莲花,偏袒右肩,其形象与洛阳龙门石窟中奉先寺大佛绝相似真,接力位为阿弥陀佛;北面为金刚界曼荼罗无量寿佛,号大悲金刚,波发高髻,通肩大衣,双手用作法界定印,趺跏坐于垂障的须弥莲花座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塔幢的佛龛两面,分别饰有特别的鲜花和供养人像,这些人像面庞丰腴,仪态安详,阴刻线条,刀法自然流畅,而且与武则天的相貌十分相似。相传,实际寺中有吴道子的画作,这样精美的线条也很有可能为其所作。

据文献记载,女皇武则天曾将其2万贯胭脂钱捐出来,用以修建洛阳龙门石窟中最大的一尊佛像——卢舍那大佛。四面佛塔幢的佛像形象与洛阳龙门奉先寺的大佛完全一样。究其原因,奉诏检修卢舍那大佛的检官就是实际寺的主持善导法师,这就不奇怪了,因为它的总设计师和检修官都是一个人,这么大的工程,善导法师首先要在实际寺作画稿,雕凿样本,才能交备女皇武则天查验通过。

如今,这座珍贵的四面佛石塔幢依然在西大博物馆展出,并已经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

“古墓派”高校拾贝


 

西汉张汤墓

发现高校:西北政法大学

一件珍贵文物被世人发现,往往需要一定的运气成分,这样的“机缘巧合”在文物发掘的历史上也屡见不鲜。尽管如此,有些文物与发现地之间的“缘分”,依然让人啧啧称奇,这其中就包括发掘于西北政法大学的张汤墓。

对中国历史,尤其是西汉历史有些了解的人,都不会对“张汤”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作为西汉武帝时期的重臣,张汤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一名执法严苛、刑讯逼供的“酷吏”。在一些人“非好即坏”的历史评价尺度下,张汤给人的印象自然是不好的。

然而事实上,张汤是汉代立法司法进程中的重要一员。他不仅遵旨办案、依律断案,审理过陈皇后巫蛊案,淮南王、衡山王等重大谋反案件,更重要的是,张汤通过修订政律,行经断狱,对我国古代的法治做出了重要贡献。《晋书·刑法志》曾载,张汤撰《越宫律》27篇,另一位大臣赵禹撰《朝律》6篇,与汉初萧何撰《九章律》9篇、叔孙通撰《傍章律》18篇,合称“汉律60篇”,汉代律典之基本风貌至此成型。

公元前116年,御史大夫张汤遭同僚陷害获罪,自杀身亡。这位位列三公的御史大夫,其职位要大于现今的最高司法长官,但他死后,家产不过五百金,均是皇上所赐,下葬于荒郊贫民墓区,也是薄葬,“载以牛车,有棺无椁”,这被后来张汤墓考古发掘报告所证实,其廉吏风范足为后世仪表。

如今,时间过去了两千余年。2000年,“西部大学城”在长安兴建,西安市内高校先后迁入大学城。西安邮电大学便在无意间,将新校址定在了张汤墓的所在地,然而此后,因为该校需要一个南北长的校址,便将此东西长的地界调换给西北政法大学。

历史是否有冥冥之中安排,对张汤有所眷顾,让蒙冤而死的这位西汉时期重要而有争议的政治法律人物为一座现代化政法大学的建设所“唤醒”——2002年,西北政法大学南校区基建中,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进行了考古发掘,张汤墓遂重见天日。

据考古报告称,该墓葬是斜坡墓道土洞墓。平面呈甲字形,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随葬品多为日常生活中的小件,不见汉墓中常见的陶器和其他贵重器物。最为珍贵的是两枚极精致的双面穿带印,一枚印文为“张汤,张君信印”;一枚印文为“张汤,臣汤”。墓中发掘结果印证了《史记》《汉书》中关于张汤的多项记载。